首页 > 网文资讯 >

游泳把奶头露出来,健身房啪啪系列

网文资讯 2021-06-10 17:47:55

我酒醒了之后还记得这个场景。就是我把手机给小缪,让他报地址的场景。

但是当时怎么就脑抽了,让这两个人通话呢,倒是百思不得其解。我觉得大概是因为小缪刚帮我叫车,知道现在的位置,又正好在旁边,就这么一顺手给他了。

那会儿酒劲上来,丝毫没觉得这事有什么问题,也没刻意去听两个人说了什么,自己转头就往大堂里面走,找了个沙发坐下了。

大概过了有几分钟,小缪也走过来,把手机往我怀里一扔,坐到了旁边。

“他怎么说...”我记得我迷迷糊糊问了一句。

“在过来了”,语气平平。

“好。”

这是我记忆中,昨晚自己说的最后一句话。后来有模糊印象,小缪好像还给我搞了杯水喝,反正就一直瘫在沙发上。

然后我就睡着了。应该是,睡着了。

第二天早上在家里醒来的时候,顾轶刚买完早餐进门,脸特别黑。

我回忆自己哪得罪他了,就想起让小缪接电话这事,赶紧起床帮着把早餐上桌,准备碗筷。终于面对面坐下,一边喝豆浆,一边讪讪问:“昨晚你接我回来的?”

“嗯”,他掀起眼,“断片了?”

“咳,没有,睡着了不是。”

“睡着了?”他又气又笑的样子,问我:“到底喝了多少?”

“三杯白的,那个情况我没办法,不喝他们不解气”,我解释,“但我知道自己会多,这不就赶紧给你打电话了吗。”

顾轶瞥了我一眼,不置可否,慢条斯理吃了几口,问:“你说说看,是什么时候睡着的。”

“在那个酒店大堂,沙发上吧...”我一脸笃定,又把语气词去掉了,“沙发上。”

“你断片了”,挑眉,干脆地下了结论。

----

下面是顾轶的说法,我十分怀疑其中含有夸大的成分。

据他说,我当时瘫在大堂沙发上,不时伸伸胳膊动动腿,小缪就坐在旁边,我一伸胳膊,他就帮我扳回来。

顾轶远远看见这场景,边走边喊我名字。快到跟前的时候,我可能才听清楚,一个激灵就直起身来,眯着眼看了他好一会,突然喊着“顾教授”就扑过去了。

“扑过去?”听到这里,我提出质疑。

“对”,顾轶瞥了我一眼,接着说,“你力气太大把我扑得后退了好几步,差点一起摔了。”

“不可能,而且我也不可能喊你顾教授啊。”

他哼笑一声,好像已经不屑跟我争辩:“不信问你主编。”

“主编?怎么扯到他了?”

“当时正散场,好多人在大堂,我看见他也在”,顾轶幽幽说,“你声音那么大,他肯定听见了。”

“.....”感觉额头沁出冷汗。

这时候顾轶吃完饭起身,我也跟在他身后追问,“你意思是我当众喊着顾教授扑你,差点把你扑倒。”

他思考了2秒,“对。”

老子不可能!

怒吼憋在心里,我皱眉接下去:“那你接着说,然后呢。”

“然后?我就把你扶到车上,开回家了”,他突然停住,让我一个急刹差点撞上。“回家之后要听吗?”

回头露出一个若有似无的笑,不像好人。

“不听。”

“你吧”,根本没有管我的回答,就接下去说了,“很热情。”

我翻了个白眼,没吱声。

“把床头柜的陶瓷瓶都打碎了。”

“啊?”急急跑到卧室一看,那位置空了。顾轶在门口扫了一眼,接口道:“我收拾了。”

不可置信地耷拉着脑袋,刚走出去,听顾轶又说:“没发现餐桌上花瓶也没了吗?”

目光所及,还真没了。餐桌上?seriously?

联想起刚坐那吃完早饭,我羞愧至极,不敢再作声,忿忿抱着笔记本窝到沙发上,开始看花瓶。

顾轶跻着拖鞋过来,坐到我旁边,憋不住笑观察我:“干嘛呢?”

“买花瓶。”

“你吧——”

“别说了呀!”我涨红一张脸,急吼吼打断他。

“昨晚我背你上来的,进门之后你就一直在我身上死活不下来。从客厅到卧室,手还乱挥,餐桌上花瓶挥掉了,床头柜摆件也打掉了。”他悠哉悠哉翘起二郎腿,把电脑挪动一些,跟着一起看:“就这么回事。”

顾轶还说,他在大堂接我的时候,看见小缪坐在旁边帮忙,火气已经窜到脑门了。结果我这么热情扑上来,一下子还不知道怎么生气好了。

嗯。

所以在酒店喊着顾教授扑倒他,八成是真的,主编看到了,小缪也看到了,许许多多宾客都看到了。

还好老子要调走了。

----

开假上班第一天,虽然不是选题会也要到岗,布置工作。

接近中午,我看到网上的消息,师大发声明解聘了这位院长,后续配合移交司法机关。同时给学生道歉并提供补课和心理辅导。

也就前后脚,收到了女生的微信,说她申请休学一年,会回家好好休养,很谢谢我。

正义必将战胜邪恶,容我中二一下。总之充实感爆棚,刚回自己位子得意了不到10分钟,被主编喊去办公室。

“你看到师大的声明了?”老头押了一口茶,吐掉茶叶。

“看到了”,无法抑制语气中的自得。

“嗯——”拖长尾音,我觉得他也挺满意的,但话锋急转:“下周你去新媒体部。”

“这么快?”简直当头一棒。

“早去早适应,是好事。新媒体部的李部长,你可以叫李姐。她当时用你的稿子,就已经说好接收你过去了,今天一上班就催我放人了。”

原来还有这么一说,我恍然大悟状。

老头眉飞色舞起来:“要是不把这些安排好,我能让你发稿吗?你以为我一拍脑门子下的决定?”

当时感觉整个房间的光都打在他身上,闪闪的。能遇见主编何其幸运,老头绝对是我的贵人。

他交代了一些要注意的事,刚去新媒体那边要坐班,让我不要再吊儿郎当,稿子嘛写完就发,不要再耍小聪明拖拖拉拉。

我都一一点头,全盘接受。

讲了半个多小时,最后要出门的时候,他又想起来什么,犹犹豫豫说:“陈燃啊,以后稳重点。”

我一时没反应过来这话从何谈起,听他接着说,“也该结婚了。”


    标签: 健身房啪啪系列

    乐驴文学 本站所有内容来自互联网整理而来,仅供个人学习、参考、交流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所有内容、观点等与本站无关。